澎湃新闻实习生 叶映荷 记者 郑戈

继嘉楠科技(NASDAQ:CAN)之后,全球第三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终登陆资本市场。

北京时间6月26日21时30分,亿邦国际(NASDAQ:EBON)在美国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发行价5.23美元,募资额1.0075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家上市的矿机制造商。

不过,亿邦国际在首个交易日就破发了。以4.6美元开盘后,股价即出现暴跌,盘中一度跌至3.81美元,但在收盘前又突然拉升,最终收于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4.4%,市值6.55亿美元,暂时高于行业老二嘉楠科技2.96亿美元的市值。

价格的起伏或许也传递了市场对于亿邦未来发展的看法。

比特币矿机商亿邦国际上市首日破发 市值6.55亿美元-风君子博客

两年上市之路

此刻的敲钟,距离亿邦国际第一次上市尝试,已过去整整两年。

2018年6月底,亿邦国际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但遭失败。

2018年12月20日亿邦国际第二次申请上市,但2019年6月21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其上市处于失效状态。

此后,亿邦国际才转战美股。4月24日,美国证监会披露了亿邦国际上市招股说明书,并于6月17日进行了更新。

直到今日,亿邦国际才终于实现上市之梦。

亿邦国际全称为亿邦国际控股公司,是专用集成电路(ASIC)芯片设计公司和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主要矿机销售品牌为“翼比特”。

在发展历程上,2010年1月,浙江亿邦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主要从事通信网络接入设备生产开发,2014年开始BPU研发,2015年以“浙江亿邦”登陆新三板,2018年3月23日从新三板除牌并进行筹备重组。招股说明书显示,亿邦国际由董事长兼CEO胡东创立,上市前胡东持股达到41.82%。

上市背后下行的经营业绩

与敲钟的高光时刻相比,亿邦国际的经营业绩却不尽如人意。

更新版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亿邦国际第一季度营收为640万美元,同比增长6.1%;支出为590万美元,同比下降3.9%;净亏损达250万美元,而2019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60万美元。

亿邦国际称,净亏损的扩大主要原因为地方政府退税显著降低。

另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亿邦国际2019年营业收入为1.09亿美元,较2018年的3.19亿美元下降65.8%;毛亏损达3060万美元,而2018年毛利为2440万美元;净亏损为4110万美元,同比增长247.46%。

亿邦国际表示,其经营业绩受到比特币价格波动的重大影响,尤其是受到比特币价格急剧下跌的负面影响。因为亿邦国际的矿机主要用于比特币采矿,对矿机的需求和价格受到比特币采矿活动的预期经济回报的影响,而其又主要受比特币价格等因素驱动。

Bitcoin.com的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从2017年12月31日的12619美元下滑至2018年12月31日的3859美元左右。而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比特币价格最高为12806美元,最低为3373美元。

此外,亿邦国际预计,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比特币未来可能会继续大幅波动,或将对其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2020年3月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跌,目前,新冠病毒已导致亿邦国际业务产生业务中断和运营中断。

合同纠纷引关注

亿邦国际第一次上市失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卷入了与P2P网贷“银豆网”高达44亿元的黑钱纠纷。

此外,2019年,亿邦国际与众应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众应互联,002464.SZ)发生了合同纠纷。众应互联子公司彩量科技称向浙江亿邦、云南亿邦购买云计算服务器但只收到了6.5万台。但亿邦国际并不承认,还认为采量科技尚欠1.14亿元。

上述争议双方多次协商未果,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分别在杭州中级人民法院、云南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9年11月26日一审开庭。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18日出具裁定书,中止审理,等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后继续开庭。目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并未公布判决结果。

而彩量科技向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提交了刑事报案材料。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浙江亿邦和云南亿邦涉嫌合同诈骗一案,已经立案侦查,目前案件尚在侦查过程中。

矿机制造集体遇困

与亿邦国际类似,矿机三巨头中其他两家矿机制造商也并不好过。

除行业第二的嘉楠科技2019年于2019年11月21日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发行价9美元,成为全球首家上市的区块链相关公司。不过以12.6美元开盘后,嘉楠科技首个交易日破发,全天跌幅0.11%,收盘价为8.99美元。

并且上市后,嘉楠科技股价总体呈现波动下行趋势。尤其是今年5月12日比特币减半以来,嘉楠科技的股价一直稳步下跌。截至发稿,嘉楠科技股价为1.89美元,较发行价下跌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