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改变Facebook? 先改变扎克伯格!-风君子博客

  编者按:Facebook 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成了关注的焦点,假新闻、隐私问题,具体比如说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丑闻,随后又有议员和前高管主张拆分,而年度股东大会的召开,似乎又使问题放大。一位投资者问马克·扎克伯格,为了公司的利益,他是否愿意放弃部分权力。该投资者没有得到扎克伯格的回答,但她问的问题可能正中要害。

  网易科技讯 6 月 2 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在 Facebook 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一位股东走到麦克风前,问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是否愿意放弃他在公司的部分权力,比如说,辞去首席执行官(CEO)或董事会主席一职。扎克伯格现在兼任这两个职位,他在任何问题上都拥有 60% 的投票权,以及影响力强大的否决权。

  对于上面的问题,扎克伯格给出了一个间接回答,他呼吁政府进行监管,还提到他计划成立一个外部咨询委员会,以对平台上的有害内容做出判断。

  但扎克伯格的这个回答其实算不上回答。提问者又问了一遍,但主持人告诉该提问者只能问一个问题。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呼吁对 Facebook 公司高层进行重大改革,要么将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角色分离,要么干脆不让扎克伯格担任 CEO。提问上面问题的股东娜塔莎·兰姆(Natasha Lamb)就是呼吁者之一,她还是投资公司 Arjuna Capital 的任事股东。

  投资者这么做没错儿。如果想改变 Facebook,就必须改变马克·扎克伯格!

  原因很简单:扎克伯格就是 Facebook, 而 Facebook 就是扎克伯格。Facebook 公司,无论是表面发言,还是实际行动,都是扎克伯格的远见、才华、抱负、道德准则和世界观的产物。而扎克伯格的愿景很专一,自 2010 年以来就没有多大变化。在做出“真正改变”这件事儿上,扎克伯格的能力有限,Facebook 亦是如此。

  很多方面的力量、很多人都在要求或强迫 Facebook 尊重数据隐私,要求其更加透明地进行运营,但大都不太可能奏效。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 Facebook 进行罚款,但这并不会使该公司在数据隐私方面变得更加透明和更负责任。Facebook 付完钱,然后继续着自己的生意。隐私监管也不好使,因为 Facebook 要么会影响法律的制定方式,要么会找个能摆脱法律精神的方法。那拆分 Facebook 呢?即便如此,该公司核心的公共社交网络仍会保持完整,因此,数据收集、假新闻等行为都不会受到影响。

  如果你不能改变,或者不愿改变,你就会变得非常善于创造各种“假象”来显示自己已经做出改变。长期以来,Facebook 一直在为自己的错误道歉,但从未真正纠正这些错误,随后情形又恢复如初。

  作者认为,自从剑桥分析公司丑闻爆出以来,Facebook 就把上面提到的这门艺术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该公司雇佣了大量人员来搜索并删除其网站上的有害内容。比如说,聘请了受人尊敬的记者来处理假新闻问题。最近,还聘请了三位知名的隐私拥护者。而且该公司刚刚宣布了禁止白人至上主义者。

  其中一些改变可能最终会在 Facebook 内部产生积极影响,但这将是这些努力的副产品。该公司的真正目的是安抚用户和监管机构,使广告业务一如既往地蓬勃发展。

  扎克伯格、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其他 Facebook 高管正在告诉全世界:Facebook 正在成为一个“注重隐私的平台”。扎克伯格说,这种对隐私伦理的重视将被注入到公司的最深层,将被注入公司的产品和经营方式中。在连续两年的 F8 开发者大会上,扎克伯格都谈到了隐私问题。扎克伯格还预测,公共社交网络的巨大影响力将会给更小、更私人的数字空间让位。Facebook 公司的广告业务深受营销人员喜爱,因为其“触角”能伸向各种各样的细分受众,但是这种巨大的影响力如何给更小的私人数字空间让位,扎克伯格那时没有解释,现在也没给出说明。

  有一些很好的理由能让扎克伯格辞去 CEO 或董事会主席的职务,或者是限制他的投票权。两家呼吁对 Facebook 公司高管进行改组的团体 Majority Action 和 Color of Change 表示,扎克伯格除了拥有 57.7% 的投票权,还对公司拥有其他太多的权力。两家团体指出,Facebook 的首席产品官、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高管最近都离职了,公司 9 人董事会的最新提名人选佩吉·奥尔福德(Peggy Alford)也离职了。此前,奥尔福德在专注于社会公益事业的“陈-扎克伯格倡议”(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组织中担任高管。

  但华尔街和 Facebook 的大多数股东并不指望高层发生变化。

  在扎克伯格与提问者进行问答之前,股东们提出了几项限制扎克伯格权力的措施。这些措施都没有通过。董事会曾建议不要这样做。

  在随后的一个问题中,另一位股东问 Facebook 首席独立董事苏珊·德斯蒙德-黑尔曼(Susan Desmond-Helmann)是否愿意召集一次高管会议,讨论将扎克伯格的董事长一职交给其他人。“我给出的答案是不,”苏珊说道。“我和我的公司以及董事会都对目前的运营安排感到满意,扎克伯格是董事长兼 CEO。”

  为什么扎克伯格没有直接回答股东的问题?而扎克伯格曾经对分析家和记者的其他报告和问题作出过很直接的回答。扎克伯格应该是在想,如果他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后果及影响可能更糟,以现在这样一种“防守式”的方式来回答,可能会显得更妥当。

  但不管怎样,在场的每个人应该至少都知道这个核心事实:Facebook 的股价在 2019 年上涨了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