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高炮被曝光后的惊魂48小时-风君子博客

  文/刘景丰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两天前的央视 315 晚会上,一段时长 10 多分钟重磅报道,将“现金贷”之后更为疯狂而隐秘的“超利贷”公之于众,这种期限为 7 天或 14 天的高息网贷有个形象的名字——714 高炮。被曝光当晚,整个地下借贷市场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地震。

  一些被曝光的“714”高炮涉案人员连夜被抓,北京市互金协会紧急成立处置小组,摸查“714”高炮乱象。

  平台端的反应更加剧烈,燃财经了解到,一些平台选择仓皇“出海”,一家为出海服务的平台一天内接到 30 多个咨询电话,来电者是清一色的网贷平台。一些合规的网贷平台也因担心被“误伤”而紧急关停,一些以贷养贷的借贷者们“借不到,还不了”,有业内传言称,一些平台逾期率飙升至 50% 以上。

  下架、关停

  “3·15”当天早上,李玲(化名)在朋友圈念叨了一句:315 晚会,地下网贷应该不会缺席吧?

  李玲在一家持有小贷牌照的现金贷公司工作,她始终觉得,自己在的公司和那些年化利率超过 36% 的地下超利贷区别巨大。即便经历过 2017 年媒体的大量曝光后,现金贷已经有些被污名化了。

  3·15 晚会对“714”高炮的曝光超出了她的预期。刚出预告时,就有网贷合作群炸了锅,不断刷屏的对话都是在播报新闻进展和出对策。

  “节目还没播完,老板就给我打来电话,说公司业务要暂停一周。”李玲说。这也是同行们的一致动作,“这里面有正常持牌机构开展网贷的平台,怕在敏感时期受到误伤;也有那些见不得光的超利贷平台,他们是被打击的对象。”

  刘玲意识到这次曝光的严重程度。以前,地下超利贷也时常被报道,但是基本上都是一阵风,这一次,在晚会的短片里出现了 20 多个地下超利贷平台,已经在纽交所上市的“贷超平台”融 360 也被点名。

  融 360 在微博紧急声明,宣布内部调查和整改。

“714”高炮被曝光后的惊魂48小时-风君子博客
融 360 在官方微博发出的声明

  一位融 360 内部人士称,3·15 当晚,他们几乎通宵加班,对平台所有“714 高炮”网贷产品紧急清理下架。16 日上午,融 360 再次在其官方微博发出一份完整声明,称已第一时间主动下架 APP 彻底自查,“涉嫌搭售行为”的产品已全部下架。

  燃财经发现,在号称有“二十多万金融产品”的融 360 平台,如今只剩下一些银行类贷款,贷款品种也只剩为数不多的几种。以北京地区为例,只能搜到 20 多种产品,其中银行类贷款有 16 种,这些贷款几乎均要求贷款人有本地社保、公积金等条件。

“714”高炮被曝光后的惊魂48小时-风君子博客
融 360 平台的贷款页面

  出海者众

  一些在高压之下的网贷平台,仓皇筹划另一条道路——出海。

  实际上国内网贷平台出海早有先例。早在 2017 年“现金贷”大热的时候,国内金融科技公司(网贷平台)就曾掀起一阵出海热,即将网贷业务转移到东南亚国家,其中主要集中在印尼、越南两个国家。

  此后 2017 年 12 月 1 日,央行、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要求暂停新批设网络小贷公司,暂停发放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网贷出海走向高潮。

  就在此次3·15 晚会曝光后不久,燃财经发现就有名为“714 高炮对策——出海解决方案”的微信群诞生,短短十几个小时后,群内人数便超过了 200 人。

  一名东南亚出海服务平台的负责人告诉燃财经,3 月 16 日一天,他就接到超过 30 个人来咨询网贷出海的客户,“手机简直要快被打爆了,从前天晚上开始就没消停过,电话的、微信的一窝蜂全来了。”

  他称,来咨询的客户大都是“714”高炮类的网贷产品,也有一些利率在 24% 以下的网贷,但规模都不大。

  尽管出海是一种躲避监管的方式之一,但是他认为这并不是“714”高炮一个好的选择,“一些东南亚国家有高利贷罪,而且禁止暴力催收。如果想通过出海来躲避监管,只能是一时的选择,最终国内风波过去,他们还是有可能回来的。”

  焦虑的借贷者

  许多借贷者,把这一次央视对“714”高炮的曝光称为“翻身仗”。

  一个之前多讨论“还能去哪借”的借贷群画风突变,“借款还用不用还”、“平台都关了,还什么还”、“我凭本事借的,为什么要还”……似乎这是借款人难得能“扬眉吐气”的时刻。

  3 月 16 日,借贷者吴俊(化名)告诉燃财经,他借款的平台正是被曝光的平台之一。今年 22 岁的吴俊,马上大学毕业,面临就业压力。几个月前,他借网贷报了一个培训班,原计划寒假打工把钱还上,结果最初借的 2000 元滚到 3 万元。

  “现在连利息都付不起,不准备还了。”吴俊说。

  吴俊不想还钱,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借不到了。

  “714”高炮的曝光,让许多网贷平台暂停了贷款业务,即使一些“胆大”的平台仍然在放贷,也只是针对一些老客户。

  “原本是 18 号有一笔要还,但这两天我找了不下 10 个平台,要么审核不通过,要么干脆停了。”这种连锁反应让吴俊这样的借贷者无法再以贷养贷。

  如今,吴俊最焦虑的是,他即将面临毕业找工作,如果因欠网贷而留下污点或者日后被催收,以后的工作和生活都将受到影响。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燃财经,以前很多类似平台的首逾率(首次逾期率)是 30% 左右,315 晚会曝光后,很多平台的首逾率直接飙升到了 50%,甚至更高。

  畸形发展的地下超利贷

  并不是所有的“超利贷”都销声匿迹。

  3 月 17 日,燃财经在安卓应用市场搜索发现了一个名为“贷上钱”的网贷产品。此外,其他未被曝光的类似产品也大量存在。随机下载了几款发现,这些产品均可正常打开、注册。

  一名业内人士称,自 2017 年底国家出台政策对“现金贷”进行严厉监管,此后一些平台的逾期率上涨,“加上不断上涨的获客和运营成本,利率要控制在 36% 以内,平台只能亏本。”

  这时,就有一些平台铤而走险,转入地下做起更加暴利的“超利贷”。

“714”高炮被曝光后的惊魂48小时-风君子博客

  而当借贷需求短期内得不到满足的时候,甚至还会有“变种”的超利贷出现。

  一篇名为《315 后,带血的高利贷完成了进化》的文章提到,“714”高炮被3·15 晚会曝光后,一种新的更为“嗜血”的借贷产品出现——55 超级高炮。

  所谓的 55 超级高炮,是指“5 天,50% 的砍头息”的超级高利贷。也就是说,借款 1000 元,到手 500 元,5 天后要还 1200 元。按照这个周期,1 个月可以循环 6 次(30 天,6 个 5 天),放贷者的年化实际收益会达到 5000% 以上。

  文章称,如果按照这样的收益率算,即使坏账率高达 80%,平台也不会赔钱;甚至这种借贷方式,几乎可以省掉风控环节,“不再看大数据,只需要借款人的电话信息、以及朋友圈信息,只要确定是个真人就行。”

  “监管暂时只能触达明面上的网贷,一些地下的就开始畸形发展。”这名业内人士介绍,“714”高炮便是在这种畸形的状态下发展而来,最早起源于江浙一带的地下借贷市场。

  据央视报道,315 晚会曝光“714 高炮”网贷 App 乱象后,央视记者和合肥当地执法机关赶到现场,紫兰科技公司法人代表石华松表示,他们的公司仅仅是一个科技公司,并没有从事相关的放贷行为。执法人员已将五名涉案人员带回公安部门进行调查,并对现场设备进行扣押。

  媒体的曝光和政府的监管,会加速行业的洗牌和出清。“行业可能只会剩下头部的金融科技公司,这些地下的平台很难再存活下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