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这半年-风君子博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王雪琦

  去年 9 月,马云退居二线,张勇时代正式开启。张勇上任后的这半年,阿里依然在高速发展。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19 年第四季度(2020 财年第三季度),阿里巴巴集团收入 1614 亿、同比增长 37.7%,净利润 501 亿、同比增长 61.9%。

  与此同时,来自外部的挑战也在升级。

  过去半年间,AT 争霸的中国互联网产业格局没有改变,但阿里和腾讯并没有出现直接冲突,倒是腾讯系的两员主力拼多多和美团,和阿里斗得火热。

  拼多多威胁的是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前者 GMV 跟阿里较大差距,用户环比增速则相当惊人,2019 年第二季度月活用户环比增长 7630 万,第四季度有所下降,但仍然高达 4890 万。 

  另一个战场,阿里和美团的冲突则主要由饿了么出战。一线城市的外卖市场已经相对稳定,局部热战在多个三四线城市接连爆发。但是,从 Questmobile 的数据来看,2019 年底,美团日活用户数为 6985.86 万,饿了么日活用户数为 1097.03 万,双方还有较大差距。

  除了两个劲敌,出现在张勇和阿里面前的,还有一场突然其来的黑天鹅:新冠肺炎疫情。

张勇这半年-风君子博客

  平心而论,黑天鹅带来的并不全是挑战。受到疫情影响,很多用户无法去线下购物,围绕日常生活相关的需求大量涌入线上,阿里在新零售板块的业务均获得了大量的增长。

  但黑天鹅带来的是变数。正是 17 年前的非典疫情,见证了电商平台的崛起。对于阿里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而言,“变数”带来的风险不会少于机遇。

  变数会对原本的线性发展产生巨大干扰。对阿里来说,抗风险能力远高于中小企业,但是能否不断扩张的同时,依然敏锐地把握转瞬即逝的机会,这也是一个考验。

  面对确定的强敌和不确定的风险,张勇执政虽然只有半年,但已经在组织结构、核心业务等方面做出了诸多面向现在和未来的布局:

  针对当下的竞争,通过组织变阵,提升协同效率,保持团队战斗力。重兵本地生活服务行业,全面向美团开战。核心电商业务突进下沉市场,贴身肉搏拼多多。

  在面向未来的部分,张勇提出了“新基建”的概念,2020 年 3 月 20 日,他在《人民日报》刊发署名文章称,过去,大量经济活动建立在以铁路、公路、机场等为代表的传统基础设施建设上。如今,5G 网络、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网络基础、数据中心等数字基础、人工智能等运算基础,成为必要而普遍的新型基础设施。

张勇这半年-风君子博客

  在张勇看来,“新基建”一端连接着巨大的投资与需求,另一端连接着不断升级的消费市场。

  如果说本地生活服务数字化进程的加速是新冠肺炎疫情给互联网公司带来的短期发展机遇。“新基建”概念毫无疑问是想抓住时代更长远的机遇,帮助更多行业的企业提升数字化能力,甚至成为提升政府现代化治理能力的帮手。

  01

  张勇接班之前,阿里巴巴的员工数量已经超过 10 万。另一方面,通过并购等手段,阿里的业务也已经横跨电商、本地生活、物流、金融等多个领域。

  如何让数量如此庞大,且来自不同领域,拥有自己工作方法和工作文化的员工,融合进阿里的体系,并在阿里的体系里进行高效的协同,并非易事。

  此前,阿里巴巴内部流传一个说法,说张勇是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 747”,指的是他带领阿里从电子商务公司走向以大数据为驱动,以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文娱为场景的数字经济体。

  不过,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后,张勇面临着比上一次换引擎更大的挑战:如何让庞大的组织结构具备初创公司一样的战斗力。

  这对任何一家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复杂的命题。但对于从审计师一路转型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 CEO 的张勇来说,拆解复杂问题是他一贯的特长。

  正式接任后不久,张勇曾经应邀回母校上海财经大学做过一次演讲,谈到自己这些年的数次成功转型,张勇的回答只有四个字“做好现在”。他说,人生不是规划出来的,每个人都要做实干家。

  面对组织结构专业的复杂问题,张勇也表现的像个实干家。过去半年,他正是从多个或大或小的维度对阿里的组织结构进行了一番重新塑形。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2019 年中旬,阿里就成立了经济体发展委员会,初期有 100 人左右入选。入选者全部来自阿里组织部,一个用来保证阿里整体战略的统一、文化的延续性以及执行管理快速反应的部门。经济体发展委员会的目的是集合阿里巴巴核心大将——可以在核心战役中带兵打仗、确保业务赢的大将。

  经济体发展委员会的存在,更像是一个在关键时刻冲锋陷阵的特种部队。但阿里面临的是一场长期战役,不论是拼多多还是美团,都已经发展壮大并逐步演化出自己的生态。另外,随着人口红利、经济红利的渐渐消失,在很多业务板块,双方已经进入你进我退的零和博弈阶段。

张勇这半年-风君子博客

  谁也干不掉谁,只能长期对峙,并且丝毫不能掉以轻心。如此局势,除了能打运动战的特种部队,还必须建立一个能适应长期阵地战的组织体系。

  2019 年底,阿里进行了张勇继任后最大的一次组织结构调整。

  调整主要关于几个关键人物的职位和权限再梳理。

  蒋凡担任淘宝天猫总裁同时,分管阿里妈妈事业群。赵颖(芷雪)担任蚂蚁金服国际事业群总裁的同时,继续兼任飞猪总裁。

  程立(鲁肃)接任张建锋(行癫),担任阿里集团 CTO 一职,同时还兼任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副主席,负责阿里数字经济体内各业务的全面技术打通。B2B 事业群总裁戴珊(苏荃)负责 ICBU、1688、村淘、零售通、速卖通业务基础上,再分管盒马事业群。

  上述几人的职权范围均有扩增,扩增后,最直观的功效就是加强不同部门业务之间的协同。

  阿里妈妈是阿里旗下的大数据营销平台,也是贡献收入的主力军。淘宝天猫作为阿里最重要的流量平台,贡献了大量高价值的广告位,这两块业务天然具备协同潜力。

  张勇在内部信中也表示,阿里妈妈和淘宝、天猫将合力推进用户产品和商业产品统一策略下的创新,建设好阿里妈妈广告业务中台,为集团其他业务场景服务。

  而飞猪作为旅游出行平台,属于“预付费”型业务,有大量现金流,跟从事金融业务的蚂蚁金服,也具备联动性。

  在这封组织结构变革内部信的最后,张勇提到了五个“通”和三个“一” ,通业务、通文化、通技术、通人才、通组织保障,一张图、一颗心、一场仗。

  这些词传达出的一个核心思想就是提升组织内部协同效率。这也是张勇就任半年以来重点推进的工作之一。

  02

  组织结构的变化不仅出现在集团总部,具体的业务板块内也有所调整。

  2020 年 3 月初,据界面新闻报道,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宣布了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具体将调整为三大事业群和三大事业部。其中,口碑和饿了么会融合并调整为三个事业群:到家、到店、商家中台和创新;另外还有三个事业部:物流事业部(即时配送事业部),新零售和生活服务。调整后,中台将统一收集,产品将统一归至一个大团队。

  就在这个组织结构变动的 2 个月前,“晚点 LatePost”曾报道,蚂蚁金服 CEO 胡晓明(花名:孙权)将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王磊(花名:昆阳)继续担任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或向阿里董事局主席兼 CEO 张勇和胡晓明双线汇报。

张勇这半年-风君子博客

  胡晓明

  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成立于 2018 年 10 月,彼时,虽然饿了么、口碑两大业务完成合并,但是两家仍然是独立品牌,内部管理团队也维持不变。而最近的这一次变革,则显示出了近一步的融合。

  这样的组织结构,跟美团也有相似之处。2018 年 10 月底,美团的调整架构,按照B端和C端分类,组建用户平台、到家到店两大事业群。

  2020 年 3 月 10 日,支付宝在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要做全球最大的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未来三年,与 5 万服务商一起帮 4000 万服务业商家完成数字化升级。

  支付宝 APP 首页也做了改版,一个显著变化是,“外卖到家”“果蔬商超”“医药”等便民生活服务出现在了首页。2019 年 9 月,支付宝小程序曾升级为阿里小程序。

  阿里最新财报显示,2019 年第四季度,饿了么 48% 的新增用户来自支付宝。而在 2019 年 9 月,阿里 CFO 武卫透露的数据还是,38% 的饿了么新用户来自支付宝。

  张勇也明确表示,支付宝一开始是支付工具,但是正在日益成为非常强大的消费者的媒介。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给本地生活服务带来了新机会。疫情发生之后,很多人开始通过线上平台购买生活用品和生鲜蔬果,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板块的相关业务发展迅速。字母榜记者从饿了么处获悉,哪怕是疫情最严重的区域,比如武汉,生鲜采购和跑腿业务,增速都非常快,同比增幅远超平时。

  张勇执政以来,对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相关业务多有重视。此番关于支付宝的战略部署,或可视作是对本地生活服务业务的一次加速和重兵布局。阿里和美团之间的针锋相对,也从派饿了么打前哨战逐步升级为更大规模的全面战役。

  03

  相比于本地生活服务业务的进攻进攻再进攻,张勇在核心电商业务领域的布局更加复杂,一方面要争夺下沉市场,遏制拼多多的发展势头,另一方面,作为行业的领军人,要提出高屋建瓴的新概念,找到行业未来发展的新趋势。

  核心电商业务仍然是阿里巴巴营收的主要动力。2019 年 Q4 核心电商营收 1415 亿,同比增长 37.6%,增长轨迹与“大盘”如出一辙。2019 年,核心电商业务总营收 4211 亿,同比增加 42.4%。

  而张勇一手打造天猫双十一,2019 年的销售总额突破 2684 亿元,创造历史新高。

张勇这半年-风君子博客

  2019 年双十二前夕,聚划算宣布上线“百亿补贴”,不同于双十一、双十二等活动,“百亿补贴”是常态化活动。

  而拼多多正是在通过“百亿补贴”活动,赢得用户口碑,摘掉原本“劣质”的品牌形象标签。

  贴身肉搏的全面紧逼战术也获得了不错的收效。

  财报显示,2019 年第四季度,阿里巴巴移动月活跃用户单季度净增 3900 万,超过上一季度的环比净增数(3400 万),虽然环比净增数仍然小于拼多多(5190 万),但差距较前一季度已经大大缩小。

  另外,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达 7.11 亿,超过 60% 的新增年度活跃消费者来自欠发达地区。

  以阿里现有的用户体量来说,增长难度无疑是更高的。这个数据表现至少证明了一点,面对年轻有为战斗力奇强的对手,阿里仍然具备正面突破和作战能力。

  论及在核心电商领域作战,张勇并不需要冲到一线,一线还有蒋凡。

  但在面向未来的布局上,则需要张勇来画出蓝图。在很多老阿里人看来,马云有着极佳的战略眼光,总能做出领先时代的商业判断。而接过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的张勇,自然也需要接过马云“预言家”的角色。

  自去年 9 月接任以来,张勇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新消费”的概念。在 9 月份的云栖大会上,张勇曾表示,新需求的拉动带来了新供给创造,而新供给创造所带来的新消费,绝对不只是原有的消费的数字化,而是真正带来了新的消费增量。2019 年 Q4 的财报分析师会议上,谈及本地生活服务,张勇也表示,“我们并不认为它是一个业务,更多的是一个支持消费的基础”。

  2019 年初的首届 ONE 商业大会,张勇发布了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旨在通过品牌、商品、销售、营销、渠道管理、服务、资金、物流供应链、制造、组织和 IT 系统等 11 个要素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推动商业增长。

张勇这半年-风君子博客

  年底,他在第二届 ONE 商业大会上表示,天猫双十一 2684 亿的交易额背后,也是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力量的初步展现。

  “每个用户都已经被数字化,每个用户都一直在线,在这个前提下,把消费者变成客户的手段,变得前所未有的丰富”,张勇如是说。

  除了新消费,张勇也提出了“新基建”的概念,包括,5G 网络、工业互联网、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2018 年以来,头部互联网公司已经纷纷认识到开拓B端市场的重要性。新基建的愿景,正是阿里对B端市场的提前卡位,成为这个市场里的基础设施提供者。而阿里目前的优势之一,阿里云,正是马云时代的前瞻性产物。

  张勇能否坐实预言家的身份,半年的时间还远不够下定论。

  但有一件事已经很清晰,执政半年后,张勇已经为阿里的现在和未来做出了明确规划,兵械出库,战士就位,剩下的只等对手和时间来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