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2021年2月16日,京东物流向港交所呈交了上市申请文件。虎嗅2月23日《深扒京东物流家底儿》一文进行了较全面的分析。5月2日,港交所公布京东物流耹讯后资料集,除将财务数据更新至2020年末,还披露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比如3月10日高瓴和华平向“京东物产”注资7亿美元。

京东集团玩转物流资产的思路已经完整呈现。能把200多亿物流资产玩成“一鱼三吃”,中国互联网公司达到这个“段位”者绝无仅有。#有高人#

根据最新消息,京东物流将于5月17日至5月21日启动招股,5月28日上市。计划发行10%股份募集35亿美元,估值约350亿美元。

早年“通达系”服务的槽点很多。2007年京东将首轮融资所获宝贵资金大部分砸进物流。

“自营+自建物流”有助于提高用户的购物体验,京东藉此与阿里错位竞争,终于“杀出一条血路”。

2011年推出“211限时达”,如今京东商城90%订单实现“当日达”或“次日达”;2014年在上海启动“亚洲一号”,如今京东在22个城市运营32座“亚洲一号”。

截至2020年末,京东物流体运营900多个仓库及超过1400个云仓,总面积2100万平米。物流相关岗位雇员总数达24.2万名,其中配送员19万。

许多人拿京东物流与顺丰对标,其实它们是完全不同的物种。

谷歌希望“用户停留的时间越短越好”,顺丰何尝不是如此。包裹在快递公司手里时间短,占用仓储资源就少、时效性好、利润越率高,一举多得。单位营收对应的仓库面积,足以说明快递公司的管理水平。

2020年顺丰营收1540亿,是京东物流的210%。而顺丰仓储面积仅为486万平米,不到是京东物流的23%。在营收相等的情况下,京东物流占用仓储面积是顺丰的9.1倍。

令人吃惊的是,京东物流招股文件称还将兴建大型定制仓库、增设县级仓库。

京东物流仓储面积超大,因为它最早是为京东自营业务服务的履约部门,其业务逻辑与快递公司相反。

用户在其它电商平台下单,快递公司揽收,包裹才踏上奔向用户的旅程。

京东自营则要先行采购,然后依据运营经验及优化算法做出需求预测,将货物调拨到位置理想的“区域配送中心”(RDC),进而分拨到“前端物流中心”(FDC)。到此为止,用户还没有下订单!

京东自营用户下单后,商品在距TA最近的RDC/FDC出库,发往7280个配送站中的一个,由19万小哥中的一位完成“最后一公里配送”。

其它电商平台,商品从卖家出发,跨过千山万水,方能送达用户。京东自营的商品从FDC出发,距用户直线距离或许只有几十公里。

假如某啤酒品牌成为京东物流“一体化供应链服务”的客户,可将商品从遍及全国的工厂或经销商库房送至一个或多个京东仓库,进而配送至目标市场周边的仓库。

京东用“当日达”“次日达”树立了“送货快、体验好”的品牌形象,不靠飞机/高铁抢时间,而是“以储代运”。

集中资源设置仓储可谓“神来之笔”,用最少的投资带给用户最好的体验。没有当年大建特建仓库,就没有今天的京东,也没有明天的京东。

以储代运、靠用户体验“打天下”,是京东物流的“第一个吃法”。

京东营收分为两大部分:商品销售(即自营)和服务(包括物流、广告及其它)。2020年京东7458亿营收中,商品销售收入6519亿,占比87.4%;服务收入939亿,占比12.6%,比2016年高4.7%个百分点。

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尽管服务收入占比只有十几个百分点,却是整个京东取得盈利的关键。

假设京东自营毛利润率为10%(财报没有披露)。鉴于竞争充分而且消费者货比三家十分便利,电商平台产品进销差价不会太高。特别是京东主营的3C产品标准化程度高,“毛利润率10%”已是偏高的假设。

根据这个假设,2020年自营毛利润为652亿,占京东毛利润总额的60%;服务毛利润439亿(毛利润率46.8%),占京东毛利润总额的40.3%。

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服务业务以八分之一收入贡献了四成毛利润,但实际贡献更大。

自营业务履约开支(与美团外卖配送费用性质相似)是“不得不花的钱”,将之剔除计算出的毛利润更为合理(通用会计准则对毛利润没有定义)。

剔除履约开支,2020年自营业务毛利润为165亿,毛利润率2.5%(2019年为2.8%);利润总额亦降至604亿,439亿服务毛利润占比达72.7%。

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当“京东物流”渐成金字招牌,京东顺势向平台第三方商家开放物流体系。

2015年,京东推出“仓配一口价”服务。2020年,“物流及其它收入”达404.5亿,占服务收入的43.1%;“平台及广告服务”收入535亿,占服务收入的56.9%。

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2020年,京东物流营收734亿,其中394亿来自京东集团及联系人,占总营收的53.8%;340亿来自外部客户,占比46.2%。

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外部客户”的意思是与京东集团没有股权关系,目前京东物流的绝大多数用户要么是京东自营的供应商,要么是第三方卖家。

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京东物流主打“一体化供应链服务”,2020年来自大股东京东集团的394亿收入都属于这类服务,占“一体化”服务收入的70.8%,较2019年低2.8个百分点。

2020年“一体化服务”外部用户5.3万、户均支出31.3万元。京东集团没有披露第三方商家数量,但5.3万户这个数字占比肯定很小,“一体化服务”的渗透率有很大提升空间。

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京东物流为第三方商家提供“一体化供应链”服务,除直接贡献营收和利润,还有另外两个功效:

一是提高用户从第三方商家购物的体验,进而提升京东商城整体品牌形象;

二是为京东集团其它业务输送客户,比如京东物流服务对象有很大概率成为数科金融服务的客户。

截至2021年末,京东已支付255亿用于购买土地使用权、建设仓库及购买仓储设备。

京东有史以来投入物流建设的资金,略高于“三大视频网站”每家一年烧掉的钱!

但京东没有腾讯、阿里那样强劲的现金流,255亿已是竭尽全力了。京东只能将资金集中投向仓库建设,在干线运输等环节倚重外包。

物流业务独立运营,通常是将相关资产、业务注入其中。好比“长子自立门户”,分得一部分家产。不料京东却在这个环节“玩出了花样”。

2018年成立的“京东智能产业发展集团”(京东物产),是京东集团旗下“基础设施资产管理及一体化服务平台”。京东物产的核心职能是持有、开发、管理京东物流设施,支持京东物流。

京东物产这个儿子也没拿到“家产”,而是用大价钱买,还着实让“家长”赚了一笔:2019年、2020年,京东集团分别出售79亿、48亿物流设施,共计收回127亿元。2019年,京东集团净利润也才11.9亿,处置物流资产的收益达38亿。2020年处置物流资产又获16亿收益(其中出售未完工物流赚4.68亿)。

京东物产向京东集团收购物流资产的资金来自何处?

2019年2月、2020年1月京东物产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先后成立两只基金,拟将价值160亿的物流设施实施售后租回(随完工随出售)。

2020年下半年,京东物产又与GIC及穆马达拉投资公司(MIC)成立一只规模30亿的基金,专门收购未完成物流设施。2020年12月完成一笔出售,将在完工后租回。

“售后租回”是“高阶”资本运营手段。京东物产用基金的钱向京东购买物流资产,反过来租给京东使用。京东售后租回的物流资产,在资产负债表中列为“经营租赁使用权资产”,京东物流向“家长”交租获得使用权。

京东投资255亿形成的物流资产的所有权、使用权分成“三节”,京东物产持有、京东集团租回,再转租给京东物流使用。

京东物产这个物流资产管理平台,还有另一重想象空间:2021年3月10日,京东物产向“高瓴资本”和“华平投资”发行A系列优先股,预期融资7亿美元。

高瓴、华平的介入,让人们看到京东物产公开发售信托基金的前景。

京东自建物流形成的资产,首先用于提升自营业务的用户体验,造就了京东集团;然后为第三方商家提供服务,推高京东整体营收、增强盈利能力,还造就了估值350亿美元的京东物流;最后搭建出一个资管平台,京东再也不用“从牙缝里”挤钱投资物流了。

京东商城是“花盆”,京东物流是“盆景”。花盆大、盆景才长得大。反过来,盆景也为花盆增色。

京东物流“一鱼三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