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至少8地疫情未确定零号病人:为啥这么难?

安徽、辽宁再次小规模爆发本土疫情,牵动人心,而在每次疫情防控中,寻找“零号病人”都是一项重要任务,也就是确认第一个感染发病的病例,但这项工作却非常之难。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安徽六安/肥西、辽宁营口/沈阳这一轮疫情在内,国内至少8个地方的疫情,仍然没有确定“零号病人”,其他六个分别是:黑龙江绥芬河、吉林舒兰、北京新发地、新疆乌鲁木齐、广东陆丰、河北藁城、云南瑞丽。

虽然安徽六安先发现病例,但有的地方病例出现时间比六安的病例还早。

从现有流行病学传播关系来看,六安病例是由其他地方病例传播所致。

专家研判,李某某、吕某可能仍然不是本轮疫情零号病人。

经过排查发现,最早的病例感染时间很可能在4月中旬。

目前证据还不能排除由物传人的途径,但人传人的可能性高于物传人。

现阶段进行人员排查,找到最早的病例,人传人还是寻找的方向。

境外输入病例的感染来源有一部分是在境外的生活工作环境中,且多数是在莫斯科的柳布利诺和萨达沃市场中感染的。

入境人员由于长途旅行,长时间共处于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又要经过几次乘车倒车,期间需要进食、饮水,人员之间密切接触,导致共同暴露的风险比较大,增加了感染机会。

第一例确诊病例,舒兰市公安局45岁洗衣女工,无省外居住史、活动史,暂时未发现境外、重点省份返吉人员接触史。

截止目前,溯源结果未向社会公布。

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是从欧洲方向来的,初步判定与输入性有关。

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多家机构攻关后认为,来自境外疫情高发区的冷链进口食品,极有可能是新发地疫情病毒的源头。

根据流行病学调查阶段性的分析,专家组一致认为,此次疫情表现为单一源头来源,同一传染源的暴露所致。

溯源工作还在继续,源头还在查找。

采取的5例感染个案的鼻咽拭子样本同属于香港本地流行的HK1分支,与香港流行毒株的病毒序列高度同源,同源百分率达99.99%,因此陆丰疫情病毒溯源结果与香港流行毒株高度同源。

目前来看,第1例确诊不是零号病人,要更早。

根据流调,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

通过对石家庄邢台病例的样本进行基因测序比对,结果属于欧洲家系分支,推断这次疫情病毒来自境外。

基于早期病例发病时间点,初步估计“零号病例”早于12月15日。

关于此次疫情的源头,根据既往源头调查经验,位于边境地区发生的新的疫情,特别是临近国家还处在新冠流行时期,病毒从境外传染传入的可能性极大。

云南省疾控中心病毒基因测序提示,瑞丽疫情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高度同源,与缅甸上传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GISAID)数据库的28条基因组序列同属B.1.36.16进化分支,高度疑似引起瑞丽疫情的病毒通过人或物从缅甸输入。

国内至少8地疫情未确定零号病人:为啥这么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