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前CEO向马斯克开炮:卖碳积分能持续多久?

作者:林嘉浩

东方有老子“天欲其亡,必令其狂”,西方有《圣经·旧约》“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说的都是骄兵必败的故事。尽管过去了千年,但古人的智慧依旧适用于现在,特别是中国的汽车市场,特别是最近风头无两的特斯拉马斯克

据乘联会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特斯拉4月份销量达到了25845辆,环比下降27%,其中,25845辆的数据包括了自上海工厂出口海外的14,174辆新车。所以其实特斯拉4月销量仅为11,671辆,环比3月少卖近1万辆,跌幅达到了27%。

无独有偶,在太平洋对面的美国市场,马斯克再次被当众“diss”,这一次不是消费者而是福特前CEO马克菲尔兹。

“He has real competition now”

虽然作为福特前CEO,但马克菲尔兹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野之中。

就在前日,福特汽车前首席执行官马克菲尔兹向媒体表示,特斯拉确实将电动车带向了主流市场,但是其也在遭受市场给其带来的巨大竞争。

确实,埃隆马斯克通过特斯拉将电动汽车带入了主流市场,这一点无人能够质疑,但是当菲尔兹谈到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时表示:“他现在面临着真正的竞争,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他们在一些主要市场上的一些份额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特斯拉在面临多个具有挑战性的头条新闻的背景下,特斯拉股价连续第三个交易日下跌。其中一个尤其重要的是,这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并且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品牌在4月份失去了对电动汽车市场的部分控制权。 根据瑞士信贷分析师丹·利维 (Dan Levy) 的说法,特斯拉4月份的全球市场份额为11%,低于3月份的29%。

在菲尔兹看来特斯拉依赖出售碳积分来补充其利润是马斯克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菲尔兹说:“当你查看他们年初至今的收益和去年的收益时,他们在出售二氧化碳积分方面的收入比他们的公司总利润和净利润要多得多。”

在过去五年里,出售碳排放额度为特斯拉带来了33亿美元的收入,仅2020年这项业务的收入就接近总额的一半。去年,特斯拉总共通过出售碳排放额度获得了16亿美元,远远超过其7.21亿美元的净利润。这意味着特斯拉在2020年如果去除这项收入,其主营业务可能会出现净亏损。

市场研究公司GLJ Research的戈登 约翰逊(Gordon Johnson)是特斯拉(Tesla)股票最大看跌者之一。他说:“这些公司卖车赔钱,只是靠卖碳排放额度赚钱。”特斯拉高管也承认,公司不能指望这种现金流持续存在。

虽然目前还存在碳排放交易,但是这一市场存在的最终目的是减少碳排放。从时间上来说碳交易从开始到结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如果是全世界销量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品牌都无法做到卖车赚钱,那么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随着这些信用的枯竭,特斯拉将面临很大的压力,他们必须要在车辆上赚钱和提高利润率。”

马克菲尔兹将电动汽车市场份额的变化归因于通用汽车和福特等传统汽车巨头,随着新产品的发布和上线,在该领域取得了进展。

他强调,大众汽车现在在欧洲的电动汽车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而福特Mach-E正在抢占美国福特的份额。诚然作为福特的前CEO,我们能够感受到其说话的立场和背后的意义,我们也无法仅仅通过一个月的下滑数据就断定特斯拉遭遇危机,但从今年的种种表现来看,特斯拉确实在全球遭遇到了又一次的上升瓶颈。

特斯拉向下,福特、丰田、大众向上

谁都忘记不了2019年特斯拉从最低不到200美元以火箭般的速度冲击到了960美元,然而到了2021年特斯拉却进入了一个周期性的调整。

在2020年飙升之后,今年迄今为止,特斯拉股价已下跌11.59%,表现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以及其他传统汽车股。如果与其900美元的52周高点相比,跌幅有30%左右。

以周期性股票的形式出现的传统汽车公司的股票今年却出现两位数的增长,并且一直跑赢大盘。福特股价涨幅最大,今年以来上涨了近69%,截至周三收盘时为14.91美元。而通用汽车在6月2号报收59.62美元,相比2020年3月的最低点21.51美元,也增长了200%。

然而不仅仅是福特,丰田这个全球汽车工业的皇冠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5月31日丰田汽车总市值约6年来(按已发行股票计算)首次突破30万亿日元大关。

除了汽车销售强劲之外,日元贬值、美元升值的动向也成为利好,市场目前普遍预期丰田截至明年3月的2021财年业绩将实现增长。

丰田股价在5月18日刷新了2015年3月创下的上市以来最高值(8783日元)。但由于回购和注销股票的影响,总市值未能达到上市以来最高值的30万亿日元。目前丰田的总市值与日本股市中排名第二的软银集团(14万亿日元)拉开了约两倍的差距,位列第一。

从全球汽车股来看,虽然丰田市值不及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但比传统汽车行业的头号竞争对手德国大众集团已经高出了7成。

最近一周,大众汽车股价上涨6.7%。3月18日,大众汽车股价报收327.2欧元,创2008年11月24日以来的最高水平。截至6月2日,大众汽车股价相比2021年1月166.2欧元的价格已经狂涨了46%。

传统豪华品牌在前不久都对新势力进行了反击,宝马成功实现反超。5月14日,宝马市值为621.25亿欧元(约合757.49亿美元),蔚来市值547.92亿美元。今年以来, 宝马股价累计上涨超过18%,与道琼斯汽车指数的整体涨幅相当。

投资银行Tudor, Pickering, Holt & Co.分析师Matt Portillo和Jeoffrey Lambujon直指,福特及通用股价受到多项利多支撑。例如,通用在自驾技术方面具有“领先地位”,旗下拥有自动驾驶汽车子公司Cruise,目标是击败超强竞争对手特斯拉(Tesla)。

而大众们股价的增长大多数都是因为公布了新能源的计划,对特斯拉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和影响。其实在更多分析师看来传统车企转型起来依旧拥有巨大的潜力。

今年,大众汽车还在其动力日上( Power Day)宣布将在欧洲建立六家电池工厂,同时在全球范围内扩大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以加快超越特斯拉的步伐。同样福特在举办完投资日之后股价也有了一定的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动力日、投资日之类的开放活动是福特、大众汽车们首次举办。与去年9月特斯拉举办的电池日(Battery Day)活动形式、风格极其相似。此外,和特斯拉电池日一样,大众汽车在动力日上多次强调新技术能带来成本的降低,而福特则是宣布了自己的全新电动车计划和投资。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Tom Narayan周三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大众汽车的动力日是该公司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直接将其目标价格提高了约三分之一。”他还表示,大众汽车的电动汽车应该能改善盈利能力,从而使大众的股票重新被定价。

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曾公开炮:“特斯拉严重高估了自己的价值,并且还没有成熟到足以影响全球汽车趋势,尤其是在电动汽车技术领域。”到现在为止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的股价纷纷下滑,似乎传统车企的春天再次到来。

新势力的新挑战

包括特斯拉在内的新造车势力在今年股价纷纷下滑并不是意外,市场其实聪明得很。

从PPT到量产,对于新造车势力来说谁能够出车,谁就能够获得资本的青睐,在那时量产是最重要的基准线。现在量产之后各种各样的问题接踵而来。

工厂建设的速度、生产车型的规划、市场定位、产量爬坡、成本控制、公共关系,原来这些传统车企已经经历了100年的“琐碎”以同样的重量压在了新造车势力的身上。如果说原来是只考语文,那么现在数学、英语、体育、美术都成为了新造车势力的必修课,其实现在才是他们最难的时刻。

其中最重要的是盈利,目前正成为这些新造车势力所有接踵而来的挑战中最艰难的一部分。作为目前发展最健康的特斯拉都无法从卖车赚钱,新造车势力其实还并未形成一个盈利的商业闭环。

碳积分交易、软件盈利、服务盈利等等等等,当我们给新造车无限遐想的同时,他们还没有给我们正确的答案。而从目前来看特斯拉的盈利模式也不是依靠卖车,在全球的新造车势力中还没有出现除了特斯拉以外创造性的盈利模式出现。

当大众、丰田们开始迎头赶上,新造车势力的护城河正在被一点一点瓦解。在他们看来造车已经是一门赚钱的生意,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模仿新造车势力的发展方向对技术进行突破和创新。也有人质疑大象转身的不易,但是当迪斯开始从顶层设计开始重建,设立新的COO来打破品牌间的隔阂,当福特、通用都开始all in电动,传统车企们开始认识到问题的关键开始变革,资本市场也已经给予他们最好的回应。

大众、丰田们有“抄袭”的对象,但新造车势力们没有,他们必须要顶着巨大的压力,去不断创新才能够一直保持自己的领先,这条路没有已知的答案,相比传统车企的发展,新造车势力才刚刚迎来属于自己的挑战。

市场确实越做越大,这是所有人的机会,所以现在才是真正的战争,江湖现在才真正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