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个别西方政客为达某种政治目的,开始大肆宣扬各种病毒阴谋论。“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泄漏的”,就是其中一种。随着国际学术界逐渐达成“新冠病毒源于自然界”这一共识,此类阴谋论也随之破产。近日,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接受了CGTN的专访,就一系列与新冠病毒相关的问题进行了回应。

武汉病毒所所长回应阴谋论!我们12月30号才接触新冠病毒-风君子博客

CGTN: 这次疫情发生以来,外界一直有一种这样的声音和说法,认为新冠病毒是从我们武汉病毒所泄漏的,才引发了这次全球流行的这样的一种疫情。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延轶:这种说法完全是无中生有的。因为武汉病毒所最早是在去年的12月底,12月30号,才第一次接触到,当时还是叫不明原因肺炎的临床样本,后来也是经过了这种病原检测的工作,我们才发现这些样本里面其实含有一种以前完全未知的一个全新的冠状病毒,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新冠病毒。在这之前我们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研究过或者保存过这种病毒,实际上我们也和大家一样,都不知道这种病毒的存在。所以你都没有的东西你怎么去泄漏它呢?

CGTN: 可是我们也同样在2018年4月的《自然》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提到了我们发现了一种来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这样的一种来自于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是在我们研究所的,是不是这个病毒引发了此次疫情?

王延轶:实际上在很多冠状病毒被发现的当初都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比方说更早时候的MERS中东呼吸道综合征的病毒,还有您提到的18年的这篇论文里面的,还包括我们2019的新冠,其实在刚刚发现的时候都被人们称为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容易造成这种混淆。但实际上18年论文里面的病毒并不是我们这一次造成新冠疫情的那个病毒,那个病毒它主要是造成仔猪的腹泻和死亡,所以后来被我们命名为叫SADS,那个病毒和新冠它基因组的相似性只有50%,所以可以说是差别非常巨大的。

CGTN: 但是在今年的2月,我们又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出我们又发现了一种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这个病毒和这次的新冠病毒相似度达到了96.2%,那是一个很高的相似度,有没有可能是来自于这个蝙蝠病毒呢?

王延轶:您提到的这个和新冠病毒基因组相似性达到96.2%的蝙蝠的冠状病毒有一个名称叫做RaTG-13。可能在普通人看来,96.2%的相似性已经非常高了,但冠状病毒它其实是基因组最大的RNA病毒之一。

所以拿新冠病毒举个例子,它全基因组有3万个碱基左右,3.8%的区别的话,其实对应的就是1100多个位点的这种差异。在自然界里面,病毒它要通过自然进化累积到这样一个数量突变的话,其实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而且近期我们注意到应该说是全球病毒进化的一个顶尖学者,Edward Holmes他发了一篇声明,就认为RaTG-13的话在自然界也需要50年左右的时间才可能进化到新冠。而且你想就是1100多个位点的不同数量本身已经很大,然后这些位点还刚好都要对应到新冠病毒的相应的位点上,就刚刚好是这些1100个位点发生突变,并且刚刚好变成新冠病毒的样子,所以这里面的概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

可能很多人都会有一个误解,就认为既然武汉病毒所报道了RaTG-13和新冠病毒基因组的相似性,那么你武汉病毒所就有这种病毒,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在对蝙蝠样本进行测序的过程中,知道了RaTG-13病毒的序列信息,但我们并没有去分离和获得过RaTG-13活病毒,所以也就不存在泄漏RaTG13的这样一个可能。

CGTN: 您刚才提到了,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我们是没有的,您又提到了RaTG13这个活病毒是没有的,我们其实一直以来致力于研究冠状病毒,在我们的病毒库里头都没有活病毒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病毒库?

王延轶:就像您刚才提到的武汉病毒所的一些研究团队,比方说石正丽老师的团队,他们从2004年就开始从事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的相关研究,但是他们的研究都是围绕着SARS溯源这么一个主题所开展的。在他们研究过程中,他们更多地去关注的,更深入地去研究的以及更希望去分离获得的,都是和SARS比较相近的这种蝙蝠冠状病毒。

我们知道这一次的新冠,其实它和SARS全基因组的相似性也只有80%,可以说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差别。所以在石老师以往的研究过程中,就没有关注这种和SARS的相似性相对比较低一些的病毒,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一开始没有尝试要去分离获得RaTG13,(和SARS)基因组的相似性也只有百分之七十九点几。

这么多年下来,其实石老师他们确实分离获得过一些蝙蝠的冠状病毒,应该我们目前一共有三株。但是这三株病毒和SARS的相似性最高的有96%,但是和新冠病毒的相似性最高的都不超过79.8%。

CGTN: 因为我们病毒所长期以来,自从SARS以后就致力于冠状病毒的研究,我们可以说是深入到很多地方去找这个病毒,那么我们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了以后,这样一个全新的病毒,我们对它的溯源又做了哪些工作?

王延轶:国际学术界关于这个病毒的源头是什么,目前的一个共识是它应该是来源于自然界的某一种野生动物,但是目前我们对于全球各地的种类繁多的这些野生动物上,究竟携带着什么样的病毒?究竟在哪里存在和新冠相似性比较高的病毒?其实目前都没有明确的答案,这就是为什么这个问题需要全世界的科学家一起合作来回答。所以溯源的问题归根结底它还是一个科学问题,需要科学家用科学的数据和事实来做出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