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9日消息,当地时间周二在加州贝弗利山举行的2021年度Code Conference大会上,硅谷明星企业家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登台接受知名媒体人卡拉·斯维什尔(Kara Swisher)的公开访谈。两人谈到了太空探索、星链服务、殖民火星、自动驾驶等方方面面。

马斯克吐槽贝索斯:你不可能靠律师起诉上月球-风君子博客

马斯克谈太空

马斯克在谈到太空探索时表示,“我的目标不是把自己送上太空。我的目标是向人类开放太空…成为一个多星球物种。”但他补充说,自己会在某个时刻升空。

当被问及其他太空公司最近所取得的进展时,马斯克说,“亚轨道飞行是向轨道飞行方向迈出的一步。”他补充说,进入正常轨道需要100倍的能量,返回时所要承受的热量也更高。

他认为,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太空方面花钱都“很酷”。“所有我们曾在科幻小说和书籍中看到的这些东西,我们希望有一天它们都能成真。”

马斯克谈星链

马斯克还回顾了麾下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目前所取得的成就,并谈到星链卫星互联网服务。

他透露,星链网络现在已经有1500颗卫星在轨运行。“星链目前的设计是为缺少互联网连接的人服务。”马斯克说现在有1500颗卫星,目标还是3万颗。

马斯克表示,星链就像“一个地面系统的翻版”,但“不会对5G或光纤等任何类似设备构成威胁”。

他说,星链是为“缺乏互联网连接的5%的人”服务的。马斯克认为,星链最多只占营收的3%或4%。他希望从全球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蛋糕中分得更大一块,然后利用这些增加的利润为SpaceX工作提供更多资金。

马斯克表示,星链并不是为城市而设计的,“它是对5G和光纤的补充,也是必要的补充,为我们的下一代火箭提供一个收入来源。”

马斯克指的是完全可重复使用的星际飞船系统:“我们试图通过星际飞船实现根本性突破。”

马斯克谈火箭

“我们的一些助推器已经进行了第十次飞行,”马斯克说到目前SpaceX的火箭时表示。

他说:“我们每次仍然要扔掉小型喷气式飞机。”他指的是猎鹰9号火箭现在不得不丢弃的助推器上面级。马斯克透露,目前猎鹰9号火箭每次发射成本大约是1500万美元。

马斯克说,SpaceX已经向太空运送了大约三分之二的有效载荷。他认为猎鹰9号火箭成本已经是其他火箭运行成本的一半。而星际飞船“可能只有普通消耗性火箭系统成本的1%。”

马斯克表示,星际飞船系统有效载荷是猎鹰9号火箭的10倍,成本却低15倍,性能要好百倍。马斯克说,当中有很多估算,但加在一起“意义深远”。

马斯克强调,星际飞船的经济性将使“在火星上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城市”成为可能。他解释说,“推动星际飞船开发就是我花更多时间的东西。”

马斯克谈登月和火星

马斯克还开玩笑似地提到,“月球很近,所以我们不妨”先去那里。

斯维什尔提起贝索斯所领导的蓝色起源起诉SpaceX。马斯克说:“你不能通过起诉登上月球。”

马斯克谈到蓝色起源的火箭时说,“我认为它可能会有不同的形状。但如果你只是想进入亚轨道,你的火箭可以更短。”

马斯克表示,他不会和贝索斯“当面”交谈,但他们显然会互相发推文。

马斯克认为,月球基地很重要,因为如果那里有一个实验室,“我们可以了解很多”关于“宇宙本质”的知识。他说,“当然,我们曾在月球上建立过基地,这很酷。”马斯克确实相信一个月球科考站是有价值的,而且对于那些“想要体验轨道或月球的人”也有价值。

斯维什尔问,SpaceX最近送上地球轨道的四个人算不算“太空旅游”。

“无论从哪方面讲,我认为它比旅游更有意义。”马斯克说,“这不是去迪斯尼乐园。”

“其中有旅游的元素,但一开始技术总是很昂贵。”马斯克把这次太空飞行比作早期手机。“当你试图开发全新技术时,一开始总是很昂贵。想想早期的手机,它们很贵……而且很烂。但如果有些人不花钱买昂贵的手机,就不会有便宜的手机。”

马斯克说,你必须进行多次设计迭代,并获得规模经济效益,让普罗大众能负担得起。即便如此,马斯克表示,感谢亿万富翁把钱花在太空飞行上“不应该排在致谢清单的首位。”

斯维什尔问马斯克有一天去火星是否也会负担得起。他明确回答,“是的,当然。”

为什么马斯克想让人类去火星?他说,“让我们看一下大局。我们能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来确保人类未来和认知是好的?我认为我们应该把地球上的认知看作是脆弱的,”马斯克说。“我们能采取什么行动来确保人类认知范围和规模扩大?”

“如果我们想了解宇宙是什么,以及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们需要走出去。”

马斯克表示,他在“竭尽全力确保我们的卫星不干扰望远镜”

马斯克声称,“专业天文学家都很满意”,因为自己“并没有挡住他们的望远镜”。他说,只是业余天文爱好者疯了。

他说:“我们一直在与地球上的顶尖天文学家保持联系,并煞费苦心确保卫星不会干扰他们的工作。”“他们似乎很满意。”

马斯克补充说,SpaceX正考虑发射分辨率是哈勃望远镜10倍的新太空望远镜。

他还说:“我不想去火星又回不来,然后只能死在那里。”“当然,你总得死在某个地方。我仍希望是火星!”

马斯克还讨论火星上存在的太空辐射问题。他说,只要你头顶上有30公分的泥土,就会没事。“如果在火星缺失什么东西的话……最终就会失败。你需要达到火星城市能够自给自足的程度。”他认为,“我们真的应该更努力。在本世纪末之前(登上火星)。”

马斯克谈加密货币

两人的话题从加密货币开始。斯维什尔说,“我对此感觉很好。”马斯克回应道,“顺便说一句,这是我的安全词。”

马斯克讨论了关于货币的“信息论”:“任何形式的货币,除了作为人们之间的价值交换之外,本身没有任何力量。”

他说,“我不会说我是一个加密货币专家。但它的确有一些价值……我不会说这是颠覆。”

马斯克笑着指出,目前金融系统是在COBOL这种古老编程编程语言基础上运行的。“想想就很有趣。”

斯维什尔称马斯克是“加密货币救世主”,但他表示这些内容只占自己全部推文的一小部分。

马斯克表示:“我确实很了解整个支付和货币体系是如何运作的,而不是那些自以为知道它如何运作的经济学家。”“货币系统本质上就是一个异构数据库系统”,既慢又不安全。

马斯克表示:“自动清算中心(ACH)系统基本上没有安全保障。”他认为,在自己为PayPal工作之前,ACH系统就已经被颠覆了。

马斯克谈外部事务

在提到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签订的登月舱开发合同时,马斯克表示,他们还没有做出任何东西,“因为我们被起诉了。”

马斯克表示,“假设你是一家铅笔制造商,大约40%的铅笔都将流向政府。”这表明SpaceX在业务方面并没有特别不同。

“我们的愿望是用最少的钱做最多的事。”他说政府业务“不仅仅是给我们的”。

斯维什尔问马斯克是否纳税。马斯克称ProPublica的报告“具有误导性”,涉及“欺骗”。他说自己不拿工资,但确实有公司股票期权。“我真的没有费心把拿钱。”对他来说,自己想通过这种方式成为“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人”。

“结果一团糟”,马斯克说自己手中的股票期权“变成了一件坏事”。目前他的最高税率是53%,预计还会上升。马斯克称自己有很多期权明年到期,其中很大一部分将在第四季度出售:“基本上我卖的大部分东西都要交税。”

他说特斯拉的股票已经很贵了,但这并没有阻止它继续上涨。“我该怎么办?”

马斯克提到,有一年他缴税是零,原因是他前一年多缴了。

对于ProPublica的调查报告,马斯克说“他们对真相并不感兴趣。”

“我在和我的战略团队商量,”他打趣地说,决定什么时候发一条推文。

斯维什尔还提到,“拜登举办了这次电动汽车峰会,没有邀请特斯拉……邀请了通用、福特、克莱斯勒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白宫举行的电动汽车峰会上一次也没有提到特斯拉,而是称赞通用汽车和福特引领电动汽车革命。”

“也许有一点偏见……并不是最友好的政府。”马斯克称,“我根本不想当总统。听起来当总统一点也不好玩。”

马斯克谈特斯拉

马斯克认为,“人工智能安全可能是……文明最大的威胁。”

“我当然不想加速人工智能末日的到来。”但无论有没有特斯拉,类人机器人都会出现,所以马斯克觉得自己应该加入这个行业。

谈到特斯拉的产品时,马斯里说Model X的车门很花哨,所以没法在上面装车顶架。但他说Model Y“可坐七个人”,这让在场的特斯拉车主们笑了。

谈到新款Model S所采用的轭式方向盘时,马斯克说,“它就像不同的东西,人们有时不喜欢不同的东西。”无论如何,马斯克支持采用轭式方向盘。

有人问马斯克目前在没有实现完全自动驾驶情况下所处的混乱局面。他坦言,“新技术的过渡时期总是有点曲折。”“但事实是,人们实际上并不擅长驾驶这些两吨重的死亡机器。”

马斯克在谈到推进汽车完全自主驾驶功能时说,“做正确事情的行动远比做正确事情的想法更重要。”

他谈到自动驾驶导致的事故时直言不讳:“10%因自动驾驶而死亡的人仍然会起诉你。90%还活着的人甚至不知道这就是他们活着的原因。”

马斯克谈发电

最后马斯克说到“电力需求”,“……如果我们将交通转向电力驱动,那么我们的电力需求……会增加一倍以上。”

他说,这将给电网带来压力,这不仅仅是首先要有可持续发电方式的问题。

他认为,我们需要“大量的本地房屋能发电”。他说,这是“解决方案的必要组成部分”。

马斯克还认为不应该新建核电站,但“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关闭那些正在安全运行的核电站”。(辰辰)